全国免费热线:0731-89758608
鸿运
关于鸿运
产品展示
新闻动态
成功案例
联系我们

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湖南又现大头娃娃“假奶粉”之害屡禁不止

来源:鸿运,鸿运游戏,鸿运电子游戏发布时间:2020/05/13点击数:

  据湖南经视报道,湖南郴州永兴县的5名家长发现自己孩子在食用了一款名为“倍氨敏”的特医奶粉后,身体出现湿疹、体重下降,头骨畸形酷似“大头娃娃”等症状,后经医院诊断,这些孩子都患上了“佝偻病”。

  不过,“倍氨敏”是一种固体饮料,并不具有特医奶粉资质。湖南经视报道视频中显示,有家长前去购买“倍氨敏”的母婴店询问,该店工作人员称这款“倍氨敏”蛋白固体饮料是一款特殊奶粉,当被告知有孩子服用“倍氨敏”患病后,工作人员又改口称“倍氨敏”不是奶粉。

  5月12日,湖南永兴县市场监管局已就相关事件做出决定,要求立即成立调查专班,并立案调查,同时安排报道中的5名孩子进行全面体检。

  今年3月,多位家长在湖南省网络问政平台“问政湖南”上发表了名为《郴州“大头娃娃”父母们联名请求政府处理郴州假奶粉事件》的联名信。联名信称,2019年郴州发生一起“大头娃娃”奶粉事件,“此次事件全因我们郴州儿童医院医生向患儿推销奶粉所致”。

  根据联名信内容,郴州儿童医院医生长期联合医院院内便民药房(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在网上公开道歉回复中声称为“私人药房”),以及位于该院对面的“妈仔谷”母婴店,销售一款“舒儿呔固体饮料”给前来该院就诊的牛奶过敏体质患儿,这款饮料被当作“特殊医学用途配方粉”,并借以医生权威,患儿长期将此作为唯一续命食物来源,最终导致营养不良,部分患儿身高、智力、行动能力明显落后普通儿童,严重的还存在不同程度的脏器损伤。

  2019年宁波特壹食品有限公司和青岛金大洋食品有限公司就曾因生产的配方粉存在虚假宣传等问题被停产召回。同年7月,人民日报刊发了名为《假配方粉是怎样流进市场的?》的报道,称武汉、宜昌和烟台等地,一些生产配方粉等固体饮料的企业存在将产品宣传为配方奶粉进行销售的情况。

  经时代财经查询,此次郴州“大头娃娃”事件涉及的“种太阳倍氨敏”是湖南唯乐可健康产业有限公司旗下的产品。根据网络上的宣传资料,该产品为法国进口深度水解乳清蛋白粉,对于轻中度乳蛋白过敏、乳糖不耐受及腹泻恢复期的宝宝能很好的起到调理作用。

  永兴县委宣传部称,涉事母婴店永兴县爱婴坊从湖南唯乐可健康产业有限公司购进的47件“倍氨敏”固体饮料已全部售出,“该产品已在2019年年中停产。

  天眼查信息显示,湖南唯乐可健康产业有限公司注册地为湖南省长沙市,注册资本200万元,疑似实际控制人为肖诗弧,占该公司总股权比例67.9%。

  该公司经营范围包括预包装食品、含乳饮料和植物蛋白饮料、食品、婴幼儿配方乳粉、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特殊膳食食品、保健食品的销售;健食品、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特殊膳食食品的生产等。

  郴州市永兴县爱婴坊成立于2005年,经营范围包括婴儿用品及预包装食品、乳制品(含婴幼儿配方乳粉)批发兼零售,法人代表为廖银军,在永兴县开有5家门店,注册资本共计23万。

  根据天眼查提供的信息,时代财经拨打该湖南唯乐可公司和永兴县爱婴坊法人代表廖银军的电话,均处于通话状态。

  乳业分析师宋亮认为,作为此次湖南郴州”大头娃娃”事件涉事产品“倍氨敏”生产方和销售方,湖南唯乐可公司和郴州市永兴县爱婴坊的责任不可推卸。“‘倍氨敏’的名称与美赞臣旗下的一款婴儿特配奶粉‘安敏健’极为相似。厂商打着其他品牌方产品名称的擦边球,再暗示销售方以婴儿配方奶粉的名义出售,误导消费者。”5月13日,宋亮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

  相比于普通婴幼儿配方奶粉,特殊医学配方奶粉的监管更严格,配方注册也更苛刻,奶粉审批更复杂。而针对于婴幼儿使用的固体饮料虽然在成分上与特配奶粉类似,但并不属于奶粉产品。

  对与固体饮料,国家除了对其蛋白质含量做出要求外,脂肪、碳水化合物等基本营养物质没有任何规定;但是普通奶粉以及婴儿配方食品的国家标准,均对蛋白质、脂肪等营养成分做了详细规定,尤其是婴幼儿配方粉,还需要经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审批通过后才能生产和销售。

  时代财经查询相关资料获悉,我国固体饮料生产标准为GB7101-2003,成人奶粉生产标准为GB19644,婴幼儿奶粉生产标准为GB10765和GB10767,而婴幼儿奶粉生产标准GB10765和GB10767是中国所有食品中最高标准。

  5月13日,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儿科副主任医师刘王凯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目前婴幼儿特配奶粉和固体饮料在母婴店等渠道均有销售,家长在购买时不需要医院的处方。“我们一般不会向家长推荐特配奶粉和固体饮料。如果婴幼儿确实存在食物蛋白过敏需要使用相关产品,也一定要在消化科、儿科医生的指导下购买正规产品。”刘王凯说道。

  刘王凯表示,一般来说,如果特配奶粉或固体饮料维生素D含量不足,婴幼儿食用后有可能患上佝偻病。

  “从营养成分来看,婴幼儿特配奶粉和固体饮料的并没有太大区别,但由于诸多厂家缺乏奶粉生产资质,其在生产相关产品后以固体饮料的为名进行售卖。同时,家长在被销售人员以特配奶粉的名义误导并购买维生素、蛋白质等营养不足的产品,就有可能造成婴幼儿的健康问题。”刘王凯告诉时代财经。

  中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就告诉时代财经,特配奶粉的生产需要特配奶粉的认证资质,而固体饮料的生产只需要相关企业获得食字号批准。

  广东省保健品协会秘书长、高级营养师周思彤则对时代财经分析表示,固体饮料并不是配方奶粉和特殊配方奶粉,可以被看做保健品的另外一种形式,生产和销售更容易,只需要保健品的相关资质,消费者购买也无需医嘱,就可在母婴店等购买到相关产品,但国家规定这类产品要在外包装详细注明功能和名称,不能混淆用途。

  三聚氰胺事件以来,为解决国内婴幼儿奶粉配方过多造成的市场泛滥、制定随意和更换频繁等问题,2016年6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了《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配方注册管理办法》,该办法规定,未通过配方注册的婴幼儿配方奶粉在2018年1月1日后将不能在国内生产和销售。这一政策被称为“史上最严奶粉新政”。

  新政实施后,国内奶粉市场重新洗牌。此后,随着新生儿出生率的走低以及大品牌渠道下沉,一些小品牌商、母婴店、代理商很难再从婴幼儿奶粉市场分一杯残羹。

  宋亮表示,一些失去生产资质的小厂商并未完全退出市场,而是转向了固体饮料等国家法律没有严格监管的产品生产中,与国家政策“打擦边球。